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

专访陈和瑜的日子,是《通灵少女》举行首映会的那天,这是这部剧集第一次在大众面前曝光。「你知道我今天看手机,它说三年前的今天是金穗奖,那时候《神算》拿到了学生组的首奖,结果三年后它拍成了《通灵少女》,三年了,哇,时间过得好快。」陈和瑜感慨道。

经过三年的时间,当年拿下金穗奖的短片,已经蜕变成 HBO 首部在台湾摄製的剧集。除了《神算》外没有其他正式作品的陈和瑜,坦言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像中华队,因为牌子太大了,所有小地方都会被拿来检视。虽然他希望一切都可以到位,但很明显的一定会有遗憾。「所以你只能调侃自己了。」他笑着说。

《通灵少女》的起源

陈和榆回忆,其实他们最初是想要把《神算》拍成长片,当年《神算》拍完后,许多监製和电影公司都表达出对长片版本的兴趣,同时它也在国外得到一些迴响,公视曾跟陈和榆透露,日本 NHK 表示想买《神算》的第二集,这让他联想到,或许它有发展成剧集的潜力。

这时,HBO 出现了,陈和榆顿时面临该拍长片,还是跟 HBO 合作拍剧集的抉择中。后来他之所以会选择 HBO,主要有两个原因:第一这是 HBO 第一部台湾原创影集,有指标性的意义存在,第二就是 HBO 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平台。

陈和榆说:「以往我们在拍电影,着眼的也是台湾内部或大陆市场,因此它的题材会受到一些限制,HBO 它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,是我们之前没有过的, 因为它放眼的就是全亚洲 23 个国家,不再只是用台湾岛内或是两岸的市场来看,而是用一个更宏观的视野来看我们的作品。」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最初订下的目标

在决定要跟 HBO 合作后,陈和榆的目标很简单,就是把它拍好。「那时候比较会开玩笑说,这部戏要在 HBO 播,你不能前面在播《冰与火之歌》,后面却播一部台湾的偶像剧,我不想要有那个落差。」他也坦言,他们的预算确实比一般的台湾电视剧高出一些,但绝对没有大家想像的那幺夸张,整个剧组还是在很吃紧的情况下努力维持质感。

陈和榆认为《通灵少女》跟其他台湾电视剧最不一样的地方应该会是叙事节奏。「如果有在关心国内的片子,应该会发现我们的节奏应该比其他国内的电视剧还要快一些。」陈和榆表示他们非常在意故事。「台湾不是做不到,但是如果你给编剧的待遇,要他在那幺短的时间内写出那幺长的东西,那一定会很难。」他希望《通灵少女》能够达到他理想中影集应该要有的模样。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HBO 的各种要求

如果《通灵少女》不是 HBO 投资,而是台湾业者的话,情况会有不一样吗?陈和榆表示他还是会尽可能以这样的标準去拍,因为这是他个人的坚持。「可是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个问题,就是如果投资者不愿意这幺做, 或是他给你更少的预算、更多的意见,你可能就没有办法实现你的创作。」

陈和榆认为,这次 HBO 合作最幸运的就是他们非常尊重他的创作自由,虽然还是有些出于市场考量的意见,但大部份还是以戏本身为主。「我很感谢的就是说,他们的想法跟我们不会差距太多,都是为了戏好, 我不会一定要你给一些洒狗血的桥段,他们也很注重人的情感,不希望你太拖戏,玩一个三角恋可以玩好几集这样,并不是,他们会希望回到角色的成长本身,这个跟我的想法很接近。」

HBO 给陈和榆的要求之中,最让他让印象深刻是关于台语的部份,因为新加坡官方规定电视不能说方言,所以曾经要求他们用全中文拍摄。「但我认为那样就会丧失一些生活感,因为那不真实,而我们这部片最有趣的地方就来自于生活感, 虽然它是一个灵媒的片子,我们是用很日常的角度来介绍,跟以往的灵媒片都在侦办兇杀案、降妖除魔,是很不一样的,那这也是 HBO 当初看上它的原因。」

后来陈和榆极力跟对方争取,终于获得了监製的体谅,他坦言这很不容易,因为如此一来新加坡播出的版本就要另外花钱重新配音。「它就是一个折衷下来的结果,可是比起你在创作端就要全部的用国语,对我来讲还是稍微好一点。」HBO 的其他要求还有包括不接受置入性行销,陈和榆表示其实很多你没有想到的地方他们都会在意。

找不到女主角的困境

陈和榆说,他们一开始其实陷入找不到女主角的困境,因为谢雅真这个角色既要保有高中生未开化的样子,但在扮演仙姑的时候又要有一定的说服力。「他要有人情世故,因为她的生命历练一定不一样,我后来发现这件事情非常难, 因为你找年轻演员,有时候他没办法理解台词的意思,那你找到可以理解那个台词的人, 他又可能不年轻、不够纯真。」

一开始有人跟陈和榆建议郭书瑶时,他其实是不认为她能够胜任的,因为当时他对郭书瑶的印象还停留在一般观众对她的印象,觉得她跟未开化的少女有一段差距。结果陈和榆看了郭书瑶试演的片段后,意外发现她在讲台词的时候背后是有东西的。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「她懂那个意思、她懂人情世故, 因为瑶瑶的成长背景, 她从小苦过来,她其实对人有一份同情在,我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很感性的人,同时他有那样的外型,她演高中生我觉得还算是有说服力,所以她夹杂在这两个里面,成为一个很有趣的新人选。」那时离正式开拍已经没有多久了,于是很快就拍板定案由她演出谢雅真。

感情很好的演员们

陈和榆表示,男主角蔡凡熙其实在先前就参与过九把刀执导的电影《报告老师!怪怪怪怪物!》,不过当时的他就是个纯素人,直到《通灵少女》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要成为一个演员,由于拍摄时间很赶,加上首度抱有职业意识,蔡凡熙压力很大,表演比较不稳定。

「为什幺我们选择他,是因为他自然,这是两面刃,他没有太多电视剧表演的包袱,他会给你真的东西,他们给出的东西比较不这幺匠气,我觉得会是一个很好的地方。」陈和榆这幺说。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陈和榆认为,蔡凡熙和郭书瑶在拍摄的过程中是互相成长的,不光是他们两人,这部戏里的年轻演员都会互相帮忙。他们虽然背景不同、名气不同,受到的训练也不同,可是戏外会常常互相约吃饭或约夜唱。「竟然还给我跑去夜唱!」陈和榆笑着说。

陈和榆说,这些聚会通常都是瑶瑶发起的,其他演员也跟着附和,大家的感情就越来越好,也能帮助蔡凡熙融入大家。「最后几场关键的戏,是有赖于这些演员感情很好,所以我可以在现场做一些即兴,让他们帮助剧本加分,有些剧本过不去的地方,因为他们的表现而过的去,最后反而加分了。」陈和榆非常庆幸这些演员的感情能够这幺好。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

一个有少女心的团队

做为一位离高中生涯已经有一段距离的男性导演,要如何描写青春期的高中女生相当令人好奇,陈和榆笑着说,他们团队的成员多少都有点少女心。「少女心的意思是说, 即使我们年纪过了,你还是有某种初衷是单纯的,我为什幺拍少女是因为它是一个纯真的象徵,你会对这种东西有感觉, 你心中一定有某部份,不管是缺憾也好、嚮往也好,你会想留住那个纯真的东西。」

陈和榆表示:「我们希望留住某种纯真的东西,不管是我在导演上的东西,还是剧本、表演,或是摄影师的镜头选择 ,我们都希望说尽量不要背离所谓的生活感,我觉得这个东西它其实不分年纪,比较是你的心态,你的心中有那一面,以及你喜欢那一面、对那个部份有感受,就有可能无形之中将它传达到你的剧本本身。」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花最多时间的就是剧本

先前的《神算》仅是短片,而现在的《通灵少女》则是套剧集,陈和榆没有办法编剧,找了几位编剧一起合作,结果他们光在剧本上就打转非常久。「因为大家对于鬼魂的想像不一样、对于剧集的想像不一样,我们花了非常非常多个月在处理这些事情。」陈和榆表示,他们在前置期花最多时间的就是剧本,因为在现场或后製时会遇到的问题很多都是源自于剧本,所以剧本能弄得越缜密越好。

《神算》的故事发生在一天之内,《通灵少女》则有整整六集,要把短片发展成剧集,除了要在每一集安排不同的信徒之外,还必须延伸那些在前作中被简单带过的人物。「他们要有自己的背景故事,观众才有办法去经历他们的成长,影集好看的地方是在于你陪伴人物的时间比较多,你会跟他一起经历各种过程,我相信那个成长的感受会更深刻。」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

不过,既要设计出有厚度的角色、又不希望节奏太拖,同时又要顾整部戏的大结构,还有让观众看得懂,陈和榆坦言非常痛苦。「不敢说最后的结果真的是有多完美,其实遗憾满满,可是因为大家的坚持及热忱,我觉得最后它还是有一定的水平的,这点我还是有一点点信心。」

若说到拍这部戏最大的遗憾是什幺,陈和榆觉得是时间不够,短片版本长度三十分钟,他们花了一个礼拜拍,剧集一集一个小时,也是花一个礼拜拍。「我们在时间资源的条件之下,有时候不能拍太多的镜头、没有办法拿到一百分的表演,如果自己能有更充裕的时间, 我可以在剧本上、表演上,或者镜头上有更多的发挥。」不过令他高兴的是,大家还是在有限的条件之下,拿出了最好的表现。

所有的高标準都是好事

陈和榆表示,拍这部戏的过程中, 他最常听到别人跟他说「可是电视剧不是这样做的」或「可是我们以前不是这样做的」。

「我才发现,原来一般人对电视剧已经有既定的模式在那里了,因为它是在一个条件资源受限的状态下,所以有些东西它没有办法要求的太细,可是我又想多要求一点点,所以常常会有这样子的拉扯。」不过陈和榆笑称,HBO 的牌子就像一把尚方宝剑。「当他们说,台湾电视剧不这样做,我就说,可是我们在 HBO 播欸!有时候它就像尚方宝剑,可以拿出来当一个藉口。」这是国际合製所带来额外的好处。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不过国际合製也会带来额外的问题,那就是要考虑到跨国市场。「你不再只为自己负责、你也不再对台湾观众负责,你要对的是全世界、全亚洲,你要让不同的文化看得懂。」另外还得要因应到各地区不同的法规,《通灵少女》第一集中包含了与同性恋相关的情节,导致其中一些镜头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被剪掉。

不过在处理跨国市场的问题时,陈和榆还是希望以不要影响故事核心为前提。「我觉得这是比较不一样的经验,因为当你在台湾拍片,你不会讨论到马来西亚的观众怎幺样,你不会考虑这国外的看不看得懂,但对我来讲,好的故事其实应该是全世界都看得懂的,所以它对我而言其实不算是个麻烦,它反而是提醒你,你的故事需要更谨慎,你需要更多的琢磨。」

陈和榆又补充道:「我觉得对我来讲所有的高标準都是好事,我怕的不是高标準,我怕的昰一些跟内容无关的事情。」

不在乎成本只在乎初衷?

曾有报导写道,陈和榆说他不在意市场或成本,比较在意自己的初衷。陈和榆赶紧澄清:「我觉得那句话把我讲得太帅了, 我看了觉得有点流汗,它的意思没有错啦,但是我觉得我没有那幺潇洒。」陈和榆大声强调:「市场和成本是最重要的!」

「我想说的是,有时候你会想要揣测观众的口味,你会为了观众写戏。」陈和榆透露,一开始 HBO 找上门时,他以为他们想要做很欧美影集的东西,像是灵媒缉凶或东方哈利波特之类。「可是后来发现,他们说那些都是他们国家就有的,他们来台湾何必再做一个这样的,他们找我们就是看上我们人物情感细腻、青春成长这件事情,而那些是你本来就有的东西。」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陈和榆表示,他们的剧本刚开始曾经一度想模仿欧美影集,但后来发现那已经不是他短片时的想像了,所以反而越做越回来,越来越贴近原有的东西。「其实这是一个我自己的体悟,有时候你去揣测上意、去揣测观众的口味,你反而会落后,有时候它动人的力量都要回到当初打动你的那个事情上。」

「有拍片的人都知道,你不可能凭自由意志做事情,但我希望在这个限制之下,大家可以尽量做出真诚的东西。」陈和榆这幺说。

如何看待中国市场

中国即将在几年内超越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,这块电影产业的新天地,就连好莱坞也对它趋之若鹜,台湾电影有着语言方面的优势,各方影人莫不想尽办法要让自己的作品在中国上映,陈和榆也不否认这样的状况是一个趋势。

「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去避开它,只是有时候会因为太想要进入,而去揣测他们的口味,反而会造成一个两边不讨好的状态。」陈和榆坦言自己对中国电影市场还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它很大,也本身也不急着进去。他认为,做为一个年轻导演,最重要的是先把手边的东西做到最好。陈和榆也想藉着这次《通灵少女》的机会,来验证他们的方法在国际上可不可行,如果可行,就代表你应该往这个方向走。

「最好的例子就是《返校》,因为《返校》本来不是往大陆的市场去走,他们做白色恐怖欸,他们怎幺会想到连大陆的网友也很喜欢,那不是可以预期的,我相信他们一定就是:我想做这个、这个东西我有感受、我要把它做到最好,结果反而造成了一个独特性。」陈和榆表示,他没有办法预测每个计画的成果,身为创作者,好好把一个故事说好比较实际。

期待观众的反应

《通灵少女》杀青后,陈和榆并不急着开始进行下一部作品,他表示想先休息一下。「我希望能够找一个能够打动自己的东西,也需要一些沉澱。」而且这次《通灵少女》的反应会是如何也都还不知道,陈和榆觉得自己个性比较慢一点,有什幺故事或计画都可以谈,但是慢慢来就好。

「我觉得《通灵少女》是一个很独特的故事,它不只有台湾特殊的宫庙文化,同时讲的又是很普世价值的东西:一个少女的青春成长,它在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係,以及对自我的追求以及迷惘。」陈和榆表示很期待大家来看这部《通灵少女》,看看以国际视野做出来的这部戏,有什幺不同于以往台剧的火花。「同时也有赖各位观众的反应,我才会知道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幺样子。」

「拍这部剧是想留住最纯真的东西。」9 件事让你更了解《通灵少

延伸阅读:
一口道地的英文都是靠追剧「追」出来的!HBO 经典自製影集 4+1 推荐
献给二十多岁真正体验人生的你!九〇后不得不看的 12 部电影让你更懂自己
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迪士尼!90 代绝对耳熟能详的 14 首迪士尼怀旧歌曲!

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